日常扯淡

过年杂感 1

大年初二,中午在姥姥家陪姥爷姨夫们喝点小酒,便回家了。闲来无事间,便想写写回家过年的心情和味道。

回家

年岁越大,对过年的期望也就不如儿时那般浓烈,自觉年味好像越来越淡了。

工作以来,假期跟读书时相比已是严重缩水,而回家团圆的心却是愈发强烈。

矛盾之间,亲人相聚的时间似乎更让人在乎。

年近九旬的奶奶,等我回家,一天跑三趟过来探看。母亲心情虽然焦急,但嘴上却说,到哪了?别着急。

他们的心情我懂,我同样归心似箭。

陪伴

姐姐姐夫带着核桃回家啦,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圈。刚满周岁的核桃,还没学会走路,满炕上爬来爬去。来让舅舅抱一抱。还没混熟,小家伙一脸不情愿,怕是转眼要哭,便扑到我姐的怀里了。还不会叫舅舅呢,看舅舅给你买的小猪猪。一看到小玩偶,小家伙就开心了。 🙂

年味

年味儿是什么?

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,比如妈妈包的饺子、老人给的红包如此等等,而我给出的是放鞭炮。好像不放鞭炮,就没有过年的意思(虽然涉嫌污染大气环境)。

大年三十儿这天,是我们这祭祖的日子。通俗来讲就是上坟,放鞭,烧纸。祭奠一下家里的先祖和离开五年多的父亲。鞭炮声,震天响,借着烧纸的烟火气,把思念传递给另一个位面亲人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