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扯淡

中元节 忧思

姥娘:[山东方言]外祖母,本文以 外婆 代之。

外婆去世月半有余,外孙远在千里之外,东北向叩首以祭之。

外婆生于1935年,虽享高寿,但近两年由于瘫痪在床,受尽不便之苦,好在儿女众多,轮番照料之下,也算安然离去。

最近回家是在清明时节,老人头脑清楚,但由于瘫痪缘故,吐字也不甚清楚,情绪也如孩童。与妻同去探望,紧握其手,也算温热,离去之时,恋恋不舍。

外婆之个性,善良且温和,从来微笑示人,至今回想起来,仍然温暖。母亲的性格温和,也来源于此。

外婆与我同村同姓,本村臧姓的三个分支之一(血缘较远),而母亲又嫁给我父亲,也变成同村了。每次过节去外婆家,也就是走路5分钟的距离,平时外婆也会时不时来我家里(在父亲去世之后)坐坐,陪伴母亲;一生任劳任怨,直到85岁,身体健康,虽然力气不如从前,但也算硬朗。

随着舅舅家小弟弟的长大,外婆又负担起照看他的任务了,可是却精力跟不上,加之年纪变大,在19年正月,积劳成疾,从此卧床不起。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,也看到了一些人性的弱点。希望自己以后能看到自己现在写的东西,能做的更好吧。

再叩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