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扯淡

2020-见自己

经过双十一后接近2个月的沮丧期,现在算是活过来了?本来想在元旦的时候做一个小结,在拖延症的驱使下还是到了今天,作为27周岁的开篇吧。

一件小事

昨天跟long哥打球回去聊起,他27岁的时候都已经结婚了,我只好唏嘘一下,说不着急;滴滴司机师傅接着说,现在压力太大,房、车、孩子,都太费钱;我也点头称是。

希望与失望

沮丧的日子里想过许多事情,比如辞职去读PhD,去做篮球相关的工作,每天都在问自己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?可是突然发现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,对理想的追求并没有那么强烈,也拒绝不了可以获得短暂性快乐的东西,注意力难以集中,执行力极差,拖延症都在我身上不断上演。

不过身边有些人还是会给你指点迷津,老崔说职业生涯还很长,不要局限在某一领域;岳鸣说做软件的话,编译器还是可以干一辈子的;马总说,现在呢,把技术搞扎实了,到哪都有饭吃。龙哥说,我只会吹牛皮,不懂技术 2333

责任与成长

似乎每一次成长,都伴随着责任的增加;两者似乎有线性的关系;

工作上,独当一面的目标还尚未实现。

球队里,领袖气质还有所欠缺。

我想跟自己说,必须要站出来,承担更重要的责任,不要怕背锅!玩儿砸了又能怎么样呢?大不了滚蛋。。。

后记

《邪不压正》里姜文跟廖凡对话中,正常人谁写日记啊,心里话能写日记里边吗?

其实我是一个贪心的人,像云风博客里说的,“思绪来得快去得也快,偶尔会在这里停留”,我想留下来一点东西,以后说不定会看看。